为什么要“鸡娃”?

浏览:1347   发布时间: 08月17日

核心其实是教授说的一点——家长有没有善后的能力。

王牧笛:今天的《财经郎眼》,我们从最近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小舍得》说起。两个家庭、两个妈妈,道出了两种教育模式。一个叫鸡娃模式,一个叫做佛系教育。鸡娃,比如大家都很熟悉的北京海淀区,被称为是教育的“青藏高原”,海淀黄庄被誉为“宇宙补习中心”。三位的主张和具体实践当中,会偏向于鸡娃,还是偏向于佛系?

郎咸平:我觉得这个要看家庭,我自己就比较佛系,但是我那个司机小林就比较鸡娃。他女儿成绩非常好,他本来说无所谓,佛系一点,念个华师大,出来教个英文就好。我说你这误了她,这么杰出的孩子。最后他们想明白了,非常鸡血的告诉女孩念念念,最后考上北大法律系。我自己就不会了,北大很好,但是我不希望孩子上北大,最好就留在上海,念个二本,我无所谓的。因为对于小林而言,女儿如果说能够北大法律毕业,改变他们整个家的未来。

张春蔚:我们家比较佛系,属于学校老师最看不上的那种家长。很多事不主动,有些事还拖班级后腿,再加上自己对自己家的孩子还挺容忍。

王牧笛:你在那个家长群里面一定也不怎么说话,老师发布了什么命令,你也不马上的应和。

张春蔚:属于几乎不发言,然后对教育部不断的这个减负不断地鼓掌。比如说最近不让家长改学生的家庭作业,鼓掌、鼓掌、鼓掌,总算解放了。它的核心其实是教授说的一点——家长有没有善后的能力。为什么我们希望孩子很厉害?希望读书改变命运,不仅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家庭的命运。我觉得他的人生可以过得简单一点,所以对他没有那么苛刻。我的佛系是在于我对竞争的估计没有那么复杂。

秦金华:我一直在看《小舍得》,每次我看到小子悠泪落满面,被妈妈“鸡”成那样的时候,我的心很沉重,我是边看边流泪。从我个人作为妈妈来说,从来没这样“鸡”过,但是我会引导、会激励。我对我的儿子从小开始,他去上幼儿园,上哪个幼儿园都通过一种民主的讨论。

当你去尊重他,把他当成一个生命的个体去尊重的时候,是可以激励他的。佛系我也不太很赞成,毕竟孩子他就像一张白纸,家长要作为一种帮助者、支持者、引领者去帮助他。

王牧笛:《小舍得》的热播让很多跟教育、带娃有关的暗语流行。学体育、学艺术的鸡娃方式叫素鸡;学应试教育课程的叫荤鸡;成功的孩子叫牛蛙;扛不住家长打鸡血的叫不耐鸡;然后数学好的叫澳牛;能看英文原著的叫英牛;两者兼备的叫英澳混合牛。这个问题来了,为什么要鸡娃?

郎咸平:我最近收集了非常有趣的数据,从1999年到2019年,哪个大学创造出最多企业家、亿万富翁?第一名清华大学,191个人。第二名北大,169个人;第三名浙江大学,123个人;接着复旦、交大、人大。美国一样的,3000万美金资产以上的是哪个学校出来的,哈佛1906个;第二名我的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832个;第三名哥伦比亚 578个;接着呢纽约大学、斯坦福大学、 MIT(麻省理工学院)。

他为什么创业这么成功、这么有钱?不是因为他会考试,而是这批人是一个很重要的圈子。这些人是各行各业的精英,他做什么事都比较容易成功。对鸡血妈妈,我表示理解。为什么?数据就摆在这里,要进北大、清华0.075%,多难啊。

张春蔚:其实讲这个逻辑的核心是什么?就是我要进入一个圈层,它给我带来一个经济的大效益。对于普通人而言读书是改变命运。

你说蒋欣(扮演的角色)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什么,孩子读书好的话,能够让她在周围人当中更有面子。她拼娃拼到最后是什么,是面子、是她的资产、她的未来。你像有些家庭,他不需要去跟别人拼娃呀。为什么会看到好多优秀的父母,其实并不那么计较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优秀,他反而会希望孩子该有皆有不如该无皆无。你不要受那些桎梏、你不要那么痛苦,不要那么有压力。看重的是他的通识教育。

王牧笛:鸡娃也好、佛系也好,培养孩子我们现在讲究人格的健全、心理的健康。从教育理念来讲做怎么样的一个比较和观察?

秦金华:我觉得我们要思考什么才是真正的教育。孩子的成长是有他的规律的。我觉得教育最重要就是尊重孩子他自己的生命节律。所以我们在教育上有一句话叫做“教育是农业”,教育需要有静待花开的这样一种理念。

我们要根据每个家庭、每个孩子的特点去关爱他。昨天我还看到一份材料,杜青云在2016年的时候高考很不错,考到了北大的光华管理学院。他也属于家长鸡出来的,爸爸是个公务员、妈妈是一个初中老师,按照父亲的考虑,光华管理学院肯定是一个非常高端的圈层,就让他报了。但是这个孩子不喜欢、很痛苦。

主营产品:电源适配器,其他电源装置,车载逆变器/车载电源,开关电源,手机充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