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前的非典“幸存者”,现在都怎么样了呢?可能你都想象不到

浏览:561   发布时间: 08月24日

提起2003年的非典,很多人仍是记忆犹新。在这场全球性传染病疫潮中,累计确诊病例8822例,死亡人数919人,涉及32个国家和地区,其中中国确诊病例7389例,死亡人数694人。虽然非典造成的感染人数远远少于新冠肺炎,但是后遗症却成为幸存者之殇。

当时在与非典搏斗的斗争当中,为了抢救生命和控制疫情,当时钟南山院士首先提出的激素疗法被大量用于紧急治疗。

激素治疗是一把双刃剑,杀敌1000,自损500,剩下的500仍旧存在后遗症。

据报道当年非典幸存人当中很多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后遗症,当时幸存者约有300人,在这300人当中80%因病离岗,60%的幸存者出现了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抑郁等后遗症。

为什么患者及家属如此担心新冠肺炎后遗症?这不是杞人忧天,17年前的非典疫情,造成中国内地5327人感染,349人死亡。治愈出院的“抗非斗士”,一部分人不幸留下了后遗症。

根据北京登记在册的数据,非典后遗症患者超过300人,股骨头坏死、肺纤维化、抑郁几乎是他们的普遍状态。

而股骨头坏死,则是大剂量使用糖皮质激素造成的严重后果,谁也不想这样。但在非典爆发初期,为了最大程度抢救生命,各种有作用的药都被用上,其中激素被超常规用量的几倍甚至几十倍使用。

“股骨头从实心变成中空,像脆弱的石膏一样塌陷下去……”方渤在出院半年后,出现腿疼、呼吸不畅等症状,确诊为非典后遗症。

起初这个中年男人还很乐观,“非典都治好了,还担心这个?”,没想到人生轨迹从此改变。从2004年到2009年,双侧股骨头植骨手术、两侧股骨头置换手术一轮接一轮,还是遏制不住骨坏死趋势,已发展到不可逆的3期。这个结果,方渤难以接受,借酒消愁,绝望中拿玻璃片朝自己的脑门戳下去……

张金萍比方渤更早出现后遗症。出院才两天,开始眼睛干涩,视力退化,随后呼吸急促、心脑血管问题接踵而至,辗转就医。继脑瘫的女儿,她也成了丈夫的负担。长期的疾病折磨和心理忧患,她看不到希望,好几次都想一死了之。

大部分非典后遗症患者丧失劳动能力,生活难以自理,背负高昂的治疗费用,活得很艰辛。这让新冠肺炎治愈者不能不担心历史会在自己身上重演。

【杨志霞】

由于接受了过多的激素治疗,杨志霞的头发稀少,人显得格外憔悴。

2003年,她一家9口人感染非典,之后的一个月里,她陆续送走了四位亲人——父亲、母亲、丈夫和弟弟。得知丈夫的死讯,竟是一句简单的口头通知:“杨志霞!给你爱人火化了!”杨志霞当即就木了。脱离危险后,她终于反应过来,几乎每天以泪洗面。

非典过后的三个月,有一天杨志霞突然听见儿子在哭,一问原因,儿子说,爸爸的手机还能打得通。03年8月杨志霞恢复了上班,04年1月查出 股骨头坏死。她清楚记得,那天她是哭着回家的。

十年过去,杨志霞平静了许多,凭借自己的力量,她供儿子读完了大学。现在儿子找了工作,结了婚,给她添了一个孙子,今年已经1岁了,这是她的希望。

非典事件过了十年,我们歌唱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属于你,我们都是一样。可是十年之后呢,那些非典幸存者忍受着病痛后遗症。

非典与新冠一样,都是由冠状病毒引起的呼吸道传染病。这种病往往伴随着高热、咳嗽及呼吸道症状,且非典的死亡率还在新冠之上,只是传染能力略逊于新冠

但正因为非典的死亡率更高,发病时的症状更为明显,其治疗后可能导致的后遗症也要比新冠更加严重。

因为没有可以达到对症治疗的特效药,非典患者很多时候要接受大量的激素治疗。然而,激素这种东西,一旦涉及到大量,其可能造成的不可逆转的后遗症也就随之而来。其中,股骨头坏死成为了大多数患者在治愈后患上的后遗症。

作为无法治愈又不至死的绝症,股骨头坏死在这十余年里将那些从非典手中逃过一劫的患者们折磨的一度想要轻生。

虽然非典已经过去了,但是它给患者留下的是一辈子的痛,后遗症的持续治疗,病痛的折磨,丧失劳动能力,生活贫困潦倒,家庭破碎……非典给患者留下的不仅有病痛,还有心痛。记得一位主持人说过这样一句话,“非典去世者需要超度,幸存者需要心理治疗”。

一晃已是17个春秋,虽然非典已去,但是新冠肺炎席卷全球,感染人数超过百万,各国人民皆恐慌,但是好在,新冠肺炎很少会留下后遗症,治愈后的患者,摘下口罩便可迎接崭新的明天。

温馨提示:

疫情之下,我们看到了太多白衣天使的付出,也看到了如钟老这样接连两次奋战在一线的国之大者,但反过头来,如果我们能提高全民免疫力、全民身体素质,或许在新冠疫情的战役中,我们会胜利的更加迅速。

对于部分非典幸存者的遭遇我们感到惋惜与同情,同时也对新冠治愈者的未来感到担忧,但生活总要继续,珍惜此时的健康吧,更重要的是,加强体质锻炼、增强免疫力。

主营产品:电源适配器,其他电源装置,车载逆变器/车载电源,开关电源,手机充电器